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世子很凶_ 第八十章 逆鳞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关关公子小说世子很凶 第八十章 逆鳞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夜色刚刚降临,王府的大门已经挂上了灯笼,护卫在周边来回巡视。

    后宅之中颇为安静,宁玉合依旧坐在房间里打坐,祝满枝则摇着小团扇趴在房间的窗户上,看着天上的小星星。

    距离不是很远的睡房内,许不令趴在软榻上,表情有些难受,却不得不老老实实的趴着,忍受着陆姨上钟。

    “……哼~太后今天又下了帖子,说什么担心你的伤势,叫你进宫去看看,上次刚见过,这才十来天……我照顾着你,有什么好操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软榻上面,陆夫人骑在许不令的腰上,和揉面似的认真推拿,额头挂着几滴细汗,淡绿薄裙的后背也被汗水打湿几分,隐隐可以瞧见肚兜的黑色系绳。

    身段儿珠圆玉润,该有的地方都有,自然也有些份量。这点重量对许不令来说没啥,可贴在一起很热,加上药酒的缘故,他出汗陆夫人也出汗,薄薄的布料和没有区别不大了。

    许不令强行凝神,努力不去感受后腰上的点点滴滴,可陆夫人动来动去,想不感受到实在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“陆姨……要不算了吧,有点热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热,你热什么?”

    陆夫人抿嘴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斯斯文文的拿起药酒,倒在手上一些,又重新开始推拿:“宁道长说要一个时辰,还没到点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眸子描写许不令肩膀上的绷带,幽声道:“令儿,你伤没好,要不就不进宫了,我把帖子退回去?”

    许不令知道太后必然听说了他‘锁龙蛊毒发难以忍受’的消息,才会冒着被萧大小姐发现的风险,叫他进宫解毒,这份心意着实让人暖暖的。

    彼此好多天不见,许不令心里也挺想念太后宝宝,而且有些事情得安排一下,确实得进宫一趟,当下轻声道:

    “太后也是关心我,直接回绝不太好,挑个阴天凉快的时候进宫去看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陆夫人微微眯眼,轻轻扭了下,却又不好说什么,把瓶子收起来,想要起身。

    许不令心中有些好笑,偏过头:

    “陆姨,还没到点了?”

    “到个什么点,你都能进宫探望太后,有本事找太后给你推拿去,我呀~反正学的不好,你又不喜欢,心里嫌弃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了,撑着软榻起身,又气不过想抬手打许不令一下,结果没在软榻上站稳,直接就“呀—”的一声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许不令无可奈何,转身抬手一捞便把陆夫人拉了回来: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探望太后一下罢了,她不就气你了几回嘛,上次把画送个陆姨,你不也气她了好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陆夫人被许不令搂着腰扶住,稍微整理了下耳畔的发丝,察觉姿势怪怪的,便推开许不令的手:“哼~反正我管不住你,你自己看着办便是……”然后有些不开心的提起食盒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许不令微微摊开手,早就习惯了,也不担心陆夫人回去生闷气。

    起身穿好衣服后,许不令看了看远处的皇城,本想趁着夜色进宫看看,又怕萧大小姐和太后宝宝玩变形记,想想还是老实按照约定的时间进宫,免得出岔子。

    陆夫人走后不久,护卫中的老七便跑了进来,说了老萧在茶摊上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许不令知道‘鱼钩’来了,当下也没有迟疑,稍微乔装打扮后,便出了房门准备去看看。

    只是刚走出门,宁玉合就从厢房的窗户上探出头,眼神十分怪异,看着房顶上的宝贝徒弟:

    “令儿,你……又去办事?”

    许不令这次问心无愧:“出去办点别的,师父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宁玉合微笑了下,轻轻颔首,便消失在了窗口。

    许不令也没有在意,孤身一人隐入夜色之中,如同千街百坊之间的一道幽魂,无声无息的滑过了半个长安城,来到了四夷馆附近的一座妓坊内。

    四夷馆所在的光德坊,居住着天南海北汇聚而来的异乡人,大多是外族,从西域甚至更远的地方过来,坊内派系、宗教极为混杂,连朝廷都理不清,向来是长安城最容易浑水摸鱼的地方。而光德坊内的勾栏妓坊,也有自己的特色,比如黑珍珠、大洋马什么的。

    番邦异族向来被视为蛮夷,这些地方一般都是客人过来尝个新鲜,论消费远比不上大业坊,也算是物美价廉。

    许不令在妓坊内无声无息穿行,找到了老萧所说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满是酒气,猎户身上盖着毯子缩在墙角,带着醉意的脸上眼神窘迫。

    老萧杵着拐杖坐在跟前,抬手指了指刚进来的许不令:“这位,可是缉侦司的大人,把那天的事儿老实交代一遍,也就把你放了。不然,要么罚银五千两,要么去天牢蹲着,让你婆娘来京城领人。你今天可是白的、黑的都尝了,让你婆娘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猎户满眼无奈,摊开手道:“老先生,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莫要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萧从怀里掏出个木牌子:“老夫是狼卫,法不容情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蹙眉有些莫名其妙,不过也不好打岔,当下背着手,一副狼卫做派。

    猎户看着老萧手里的狼卫令牌,稍微犹豫了下:“我……我真是不小心撞见,绝对没掺和这事儿,两位大人可莫要冤枉好人。”

    老萧点头:“老实交代清楚,就没事了,你婆娘娃儿可还在屋里等着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猎户拉着毯子,眼神有些纠结,迟疑许久,才轻声道:

    “……当时我在石头缝里听着,那两个带头的给人治伤,其中一个说‘小心一些,这边有猎户布置的陷阱,莫要让人察觉。若是走漏风声,不好和圣上交代’”

    许不令眉头一皱,在猎户面前蹲下,仔细盯着他的双眼:“继续说。“

    “……我寻思着,圣上不就是皇帝老爷,事情肯定大,趴在那儿不敢动,当时另一个人说‘务必当场格杀,在此地动手可以栽在秦州匪寇身上,等过了陈仓便不好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点了点头——这两句话,足以证明是当今天子对他下的手,而且是下死手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用什么兵器?”

    “被夹住那个用朴刀,两个带头的都带着大枪,黑色的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站起身来,眉头紧蹙,稍微回想了下。可惜他记忆混乱不清,除了厮杀和脚下的瓶子什么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老萧抬起拐杖在猎户脖子上轻敲了下,略微琢磨:

    “当时为首的两名刺客,确实是用长枪,还有个腿脚不太灵活的,被小王爷第一时间格杀……此人的话不是假的,方才仔细考验过,不像是谍子死士,可能是真意外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蹙眉沉思了片刻:“他看到的估计是真的……现在我应该是锁龙蛊毒发时日无多,每时每刻都受着万蚁噬心之苦,恰好又查明幕后凶手是圣上,对我有必杀之心……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老萧吸了口气:“找不到锁龙蛊解药,绝境之下无路可走,只能等死,凶手就在附近,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皇城进不去,父王尚在,想报仇也无可奈何,只能隐忍不发。”

    “恰好过几天圣上出宫,观摩唐蛟和司徒岳明比武,小王爷是当代青魁,可以到场。”

    “当天再刺激我一下,让我发狂难以自持,跑去杀了天子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许不令眨了眨眼睛,有些疑惑:

    “孤身一人在长安,已经走投无路必死无疑,还能有什么事情让我发狂不顾一切?”

    老萧回想了下:

    “陆夫人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眼神一冷,脚下的地方发出咔了脆响,崩裂出几条纹路。

    老萧叹了口气,杵着拐杖走向门口:

    “那就是陆夫人了,我这就去盯着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吸了口气,看了看皇城方向,人影无声消失在了房间之中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