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萌妻快递:误拐总裁心_ 第一百五十六章 钱债肉偿-

时间:2021-02-23 14:2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么么抹茶小说萌妻快递:误拐总裁心 第一百五十六章 钱债肉偿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逃的不够远。”言渊扔掉手里的木棍,朝着暮轻歌伸出了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的目光停留在草丛里,听到言渊这么一说,目光移到他的脸上,眼神冷然,“泰国距离A市千里之外。言渊,我不爱你了,千里已经很远了,你放我离开吧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后退一步,伸手拼命的摁向古含家的门铃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脸色一沉,跨步,直接扛起暮轻歌扔进了车里。“别忘了,你的男人是我,不是这个泰国人妖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只觉得后背猛的发疼,眼前一黑,整个人晕了过去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再次醒来的时候,房间一片漆黑,她脑袋里留着最后的记忆,连忙坐起身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因为动静太大,惊动了床边趴着的男人。言渊打开了床头灯,柔和明亮的光线,让暮轻歌快速地适应眼前的环境,看到言渊因靠近而放大的脸,暮轻歌惊的身体后倾,抵在了床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后背传来一股刺痛,暮轻歌像是想到了什么,连忙活动了双腿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见双腿能动,暮轻歌松了一口气。她昏迷之前,身体的那一阵剧痛让她恐慌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哪里痛?我去叫医生。”言渊神色紧张的看着暮轻歌,开口问道,声音透着关切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暮轻歌回过神,淡然开口,无视言渊的温柔。看到床头的开关,伸手摁亮了整个房间。昏暗的光线,她容易被言渊伪装的温柔包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强烈的光线投了下来,言渊眼睛微眯,神情一滞,身体僵了僵。下一秒他拉开了和暮轻歌的近距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抬眼看向言渊,眼前的男人,身体看起来更加结实了,身形劲拔,五官刚毅,薄唇紧抿,黑白分明的黑眸里藏着一汪幽深的寒潭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曾经深爱又熟悉的一张脸,她每每梦回浮现在她脑海里的那张脸,如今和眼前的这张脸重合。暮轻歌觉得心口隐隐作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言渊,你能告诉我,是我从始至终没看清你真正的样子,还是变了。”暮轻歌仰着头质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坐回床边的椅子上,低唤一声,“轻歌,我一直没变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不要叫我的名字,那就是我瞎了眼蒙了心,才没发现你是这么心狠的人。”暮轻歌恨恨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别闹了,好吗?”言渊有些疲累的叹息了一声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闹?言渊,你觉得我是在闹。你觉得我们一群人是在陪你玩猫捉老鼠吗?你把煦哥和周大夫怎么样了?”暮轻歌怒极反笑,声音变得尖锐起来。她扫了一眼房间里陌生的环境,立刻追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他没机会再带你逃了。”言渊的语气波澜不惊,似乎在宣判温煦的死刑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把他们怎么样了?”暮轻歌想起在治疗室里听见了屋外的动静,还有酒吧老板被言渊一棍子打晕的场景,她着急又愤怒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轻歌,我不喜欢你这么担心别人。”言渊握着拳头,仿佛在压着怒气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看出来,言渊的表情是生气的前兆,好汉不吃眼前亏,暮轻歌不愿意和言渊争吵,掀开被子下床准备离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言渊一把抓住暮轻歌的胳膊,脸色黑的可怕。看到暮轻歌光着脚站在地上,怔愣了一下,脸上带着一抹悔意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。”暮轻歌挣脱着言渊的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暮轻歌,你别挑战我的极限。你不想让他一辈子都回不来吧!”言渊松开暮轻歌的手,淡然的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把怎么了?”暮轻歌听出言渊的威胁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没把他怎么,不过他能不能安全的回来,全部取决你。”言渊看着暮轻歌针锋相对的表情,心里微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回来?我在哪?他在哪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A市,第一医院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这才发现,房间的仪器都是中文,“你到底要怎样?把我抓回来,你还想怎么样?再把我关进顾县的县医院里?我腿好了,这次你要关多久?一辈子吗?”暮轻歌盯着言渊质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轻歌!”言渊提高了声音,语气颓废失落,“我不会关你,检查结果出来,你就跟我回去。我会好好对你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你回去。我要回C市,从此以后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我们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看着倔强的暮轻歌,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,脸上冷的梦结出冰渣,“你敢走,我就让温煦死在泰国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看着言渊浑身透着阴戾之气,浑身一僵,她相信言渊会那么做,暮轻歌气的浑身发抖,伸手指向门口,叫嚷着,“你走!滚!我不想见到你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摔门而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看着紧闭的房门,眼眶瞬间挤满了泪水。蹲在地上痛哭起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没有看到她所谓的检查报告,当天晚上言渊强行把她带回了言家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到达言家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从进入言家别墅范围开始,车道两旁亮起了带有言家LOGO的灯光标志,整个道路灯火通明,在花园里的喷泉里亮着幽蓝色的水灯,透着豪门独有的品味和情调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阔别一年,暮轻歌和言渊并列站在言家别墅门口,只觉得物是人非,她曾经推着言渊进过言家,言渊抱着她进过言家。一切都过去了,他们也回不去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老爷子看到我会不开心,你没必要给一个老人家添堵。”暮轻歌转身面对着言渊,语气并不友善。那件事她能怪言老爷子冷漠吗?不能,一个渴望抱孙子的老人,他的那种行为她可以理解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他不会不开心。”言渊扯过暮轻歌的胳膊,揽进怀里,压着她朝大厅走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大厅里的佣人见言渊回来,放下手里了事情,恭敬的喊了一声“少爷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面无表情,开口淡淡地问了一句,“老爷子呢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距离言渊最近的一个女孩子,低头瑟瑟地回了一句,“在餐厅用晚饭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看着整个言家家佣的反应,有些摸不着头脑,似乎他们在忌惮言渊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容不得暮轻歌多想,扯着她朝餐厅走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走进餐厅,就看到了一个头发发白,身体端坐的笔直的老人,手里拿着公筷夹了一块豆腐放进碗里。见她和言渊走进餐厅,手里动作一滞。发白的眉毛微微蹙起,似乎有些不悦表情带着惊讶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能站起来了?”言老爷子有些吃惊的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老爷子好久不见,身体还算硬朗吗?”暮轻歌嘴角微扯,露出一抹嘲讽,果然,老爷子一点也不高兴她的出现吧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张嫂,添两副碗筷。”言老爷子慢慢放下公筷,换了筷筑上的普通筷子,冷笑一声,“还算过得去,吃的香,睡得甜。”说着夹起碗里的豆腐块咬了一口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家一直不变的繁文缛节,即使是言老爷子一个人用餐,他依旧一板一眼,浑身透着威严,暮轻歌有些怀疑,她之前在言老爷子脸上是不是看到过微笑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拿点东西,我们出去吃。”言渊淡然开口阻止了张嫂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随便他们,不用去拿了。”言老爷子闻言头也不抬的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回来拿户口本的,老爷子你让张嫂给我找出来。”言渊开口声音不大,却让老爷子手里的筷子僵在半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要户口本做什么?”言老爷子抬起头,不解的看向言渊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结婚。”言渊淡然道,简洁有力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有些怀疑她听错了。言渊拖着她回言家就是为了户口本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老爷子目光如炬,快速盯在暮轻歌的脸上,“你要和她结婚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挣扎着想脱开言渊的搂着她肩膀的胳膊。可言渊的像是置气一般,箍着她不肯放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是!”言渊的回答像是一记惊雷在暮轻歌的耳边炸开,她弄不明白言渊到底要干什么,到底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和言老爷子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。暮轻歌对视上老爷子矍铄的目光。老爷子很诧异暮轻歌的一句“我不同意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不会嫁给他。您放心!孩子是我自己没保护好,和你们言家无关,您不用觉得心里不安。我从来没有惦记着你们言家的财产,至于一年前的订婚,我没去订婚不作数。从此以后,我暮轻歌和你们言家再无瓜葛,我也不会再跨进你们言家一步。”暮轻歌看着言老爷子,目光坚定的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老爷子没想到暮轻歌会直接捅破说的明明白白,脸上一会青一会白,看起来气的不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张嫂,把户口本拿给我。”言渊无视暮轻歌的急于撇清关系的言论,他不可能再放这个小女人离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言渊你疯了是吗?我说我不嫁,你还要什么户口本?”暮轻歌冲着言渊提高声音吼了一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不会承认暮轻歌成为我言家孙媳妇。除非我死了!”言老爷子脸色铁青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那就等老爷子百年,我们再举行婚礼。”言渊直视着老爷子,薄唇微启,冷冷的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!你!混账!”言老爷子猛拍桌子剧烈咳嗽起来,直翻白眼,似乎要透不过气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张嫂立刻拍打言老爷子胸口帮他顺气,言老爷子剧烈喘息起来,面色涨成了酱紫色。言渊神色紧张的看着老爷子,快步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老爷子两眼一翻,整个人瘫坐在座椅上昏了过去。张嫂惊呼一声,慌乱的叫了出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连忙跑过去,让张嫂拨打急救电话,让言渊把老爷子放在地上,她抬腿骑跨在言老爷子的髋部,伸手用力向上推压冲击脐上部位,重复冲击上腹部,昏迷的老爷子突然猛的咳嗽了一下,侧头剧烈呕吐了出来,地上一地的污秽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